职业病也要谈恋爱 上

不扫屋:

全职,黄周黄,小卢抢镜(。十一赛季背景。设定闹着玩的。


赐我个名字吧,我是起名废……跟同题目的没关系我只是想不出别的题目了。


R大的R是荣耀的R!







叶修回归给联盟带来不少新风气,一条就是大学生与职业选手也可兼得。罗辑高大上的装修队在网上盖了无数热帖无数楼,召唤师的手办一夏天卖的老冯瞠目结舌;又听说以张新杰为首的部分选手开始考虑退役后读大学。种种因素一加,联盟决定推动一下。


推动的方式简单粗暴,全明星的图往年保密,今年提前透了风,是B市某几所高校的部分地区,毕竟是在B市主办。还贴心的给了这几所学校的地址地图和通行卡。用意也明显,全明星那两天早点来踩踩地图吧。


联盟贴心圈起来的范围面积都不大,就当欣赏B市风土人情好了,职业选手们抱着这想法,一个个摸进不同校园。冬天伪装也好做,帽子低点围巾高点背个书包跨个电脑,除了小卢都是有模有样的学生党。




“我也像呀!”卢瀚文指着宣传栏说,“黄少你看这学校×院那个那个,13岁进的学校啊,比我小多了!”


蓝雨就近选了R大,三个都没戴口罩,围巾也挡不住一个比一个俊秀;小卢声音还亮,这学校女生多,来来往往都多看几眼,又看几眼,回头还要看几眼。黄少天废话都不敢说了,赶紧捂着嘴把他拖走。


没走两步喻文州又出了麻烦,他管人问路,本来一点事没有,结果B市风大,把他兜帽给掀了。被问路的妹子当即一声尖叫:“啊啊啊啊啊喻队!!”显见是个荣耀粉加蓝雨粉,立马掏出纸笔手机,边求签名边爆手速通知小伙伴,不一会儿就排起了长龙。被集火的喻文州抽空望了这边一眼,苦笑着挥了挥手,动作都不能太大。


黄少天:……队长,对不住了!


现在情况是他们三个都被围住就别想完了,直接一波带走。他服从指挥,拽着小卢拉好围巾,不抬头一路挑人少的地方走。这学校小倒是不怕走丢,他到了无人处才停下,给喻文州短信告知集合地点。正发着呢,小卢戳戳他:“黄少!”


“什么什么又什么情况?”黄少天条件反射的先用围巾蒙住整张脸,“我跟你说情况不对你就赶紧跑别管我,回头给坐标会合……”


“你看是不是周泽楷前辈!”小卢指前面。


当然是周泽楷前辈。B市这两天正寒潮,最高恒定零度,最低温度一个比一个没下限。这时候还穿风衣这么有风度没温度的,除了外国友人也就枪王。


周泽楷也看见两人,眼睛立刻一亮,脱队孤雁找到群失散战友进组织,简直闻者落泪。黄少天腹诽这么半天,迎着他这样的目光,满肚子的话就只剩下一句:“周泽楷你本体是风衣吗,冻死你算了。”到底忍不住带了笑。


他当然知道不怪周泽楷。联盟形象要保持,风衣是必备物品。B市温度虽低,对于他们这些室内生物冬天却比S市好熬;周泽楷路径依赖,估计觉得风衣足够应付,结果就吃了亏。


还好隐藏形象的围巾帽子是必备。黄少天捏了捏:“……周泽楷你这装备重量真轻啊,”他不那么满意,挑着眉问,“速度快了不少吧?是不是提前料到要被围观特意换的装备好跑路啊?”


“嗯。”周泽楷还真点头,“……比孙翔快。”


他就担忧的低头又看了眼手机。黄少天明白过来:“怎么怎么,轮回也被围攻了?你抛下江波涛和孙翔一个人先跑了啊?”


周泽楷面露羞愧。卢瀚文在旁边听了半天,这时总算有机会插嘴:“黄少,我们也把队长抛下先跑了!”


“那怎么能一样,我们这叫服从队长战略转移,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知道吗。”黄少天抓住机会对卢瀚文进行战术思想培育。小卢同学勤奋好问,立刻举手:“周泽楷前辈也把青山留下了呀!”


“……”黄少天老师语重心长,“有青山在也得找的着柴烧,江波涛又不在,你问问周泽楷自己能不能把路问出来你问问他。”


小卢似懂非懂的点头:“明白了……周泽楷前辈是不是不知道路呀,我可以帮你问!前辈要去哪个地方!”


周泽楷:“……呃,知道路。”


小卢眨巴眨巴眼睛,扭头看黄少。


黄少天没话说了,恶狠狠把周泽楷手机抢过来,塞给卢瀚文:“小卢给江波涛发条短信,就说周泽楷被蓝雨俘虏了叫他带着孙翔自己回酒店不要轻举妄动,不然小心我们撕票!”


周泽楷想拿回手机,被黄少天瞪了一眼丢了双手套,就缩回手默默戴上。他手的确冷。孙翔出门时忘了戴,外衣又没口袋可插,周泽楷就把自己的脱给他;现在凉的手机屏幕都感知不良,碰见蓝雨前正在艰难的呵口气按个字。他不知道地点叫什么,吸取教训又不好随便找人问,只能描述路线和周边环境,长长一条短信写起来很是费劲。有人代发倒也不错,何况小卢很靠谱,输入完毕又踮脚举给他看:“周泽楷前辈你看这样写行不行。”有因有果描述清晰,周泽楷点点头,欣慰(?)的感到蓝雨未来还挺光明的。


光明的蓝雨未来发完短信,又在周泽楷同意下点开回信看了,很开心的问:“江波涛前辈说要来找我们,黄少我们怎么撕票呀!”


周泽楷:……


“把他扔到湖里!”黄少天正解自己围巾,头也不抬一指地图,“湖深就淹死湖浅就冷死,不深不浅就被鱼吃!”


卢瀚文说:“……黄少跟周泽楷前辈有好大仇吗,黄少我以后再也不抢你东西吃了。”


周泽楷想了想,安慰他:“湖里没水。”


小卢一回忆,的确是个空池子,路过时黄少天还跟他和队长唠叨说不知道这学校在想什么,就又在心里收回了刚发的誓。




这会黄少天把周泽楷围巾也解了,自己的扔给他,开始围他那条。周泽楷犹犹豫豫的看着他没动。黄少天包完自己一抬眼:“还不动还不动,堂堂剑圣的围巾你有什么不满意,扔出去抵一百个签名好吗。难道你想要小卢的?我告诉你不行啊周泽楷我们要关爱未成年,你这围巾薄的要死我戴就算了,给小卢冻病了可怎么办。来来来我给你围上。”亲自上阵动手。


周泽楷的是秋季款,跟风衣搭,配上羽绒服就单薄;黄少天的则相反,毛茸茸绒绒毛,他围得又紧,蹭着脖子直痒,一圈圈裹完顿时显得头大脖子粗,很是滑稽。然而暖和,往里灌的风瞬间被挡住,偶有一丝也被残余的黄少天的温度消灭掉了。他鼻尖冻得疼,下意识缩了缩脖子,把脸埋进围巾里。


小卢说:“黄少我觉得周泽楷前辈好像更冷了,你看他刚才只有鼻尖冻变色,现在整张脸都红啦。”


黄少天哼了声。


“……是热的。”


周泽楷赶紧澄清,把围巾往下拉了拉。


TBC.

评论
热度(92)
  1. 王良殷不扫屋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流来不扫屋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流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