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喝咖啡的猫:

[周黄周](1)


ABO设定


O X O


有周黄有黄周,完完全全地互攻(还是该说互受呢)


想写肉梗于是就写了,短篇,来玩儿╰(*°▽°*)╯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 


山中的暴雨突如其来,伴随着电闪雷鸣。


周泽楷在一个山洞前停下了疾驰的脚步,刚往里走了一步,又突然一下停住,一双枪已握在手中。


那山洞里有人。他一开始居然没发现对方的气息,可他往里迈脚时,凛冽的杀意突然铺天盖地地袭来。


然后他趁着昏暗不明的光线看清,前方不远处有个人席地而坐,身前插着一柄细长的剑,他的手按在剑柄上。他看上去整个人显得湿漉漉的——并不像是被雨淋了样子——身体看上去有些软,但又散发出一股进入者死的气势。


潮湿的空气里充斥着柑橘清新香甜的气息。


周泽楷认出来,那是黄少天,现在是一个发情中的Omega。


 


 


周泽楷当然不知道黄少天是一个Omega。现在社会一切讲究平等和谐,性别歧视早被扫进了道德的禁区,甚至连主动询问都被视作对对方的不尊重。


在这样的大环境下,只要你不想让人知道,你可以一辈子守住自己性别的秘密。


当然一般情况下,人们还是会倾向于猜测身体素质各方面明显优于常人的人是Alpha,因此联盟中几个顶尖的猎人都被默认为Alpha,在此之前周泽楷是真没想过有“剑圣”之称的黄少天居然会是个Omega。


在认清现况后,周泽楷先一步把枪插了回去,摆出友好的姿态。


空气里一时沉默。黄少天垂着头,从额发下挑起眼睛来看周泽楷。那双黑白分明的眼映着雪白的剑光,显得特别亮。


他忽然皱了皱眉:“你不是Alpha?”


周泽楷摇了摇头。黄少天一开口周泽楷就知道这个平素聒噪的家伙为什么不说话了,他此刻的声音沙哑低沉,还伴随着一丝压抑的喘息。


黄少天问完一句又不吱声了。他在认真思考要不要把周泽楷丢出去。说实话以他现在的状态,真刀真枪地来他肯定是打不过周泽楷的,不过以周泽楷的性格,就这么请他离开的话他说不定会同意?黄少天瞟了眼洞穴外的狂风暴雨和黑漆漆的密林,又扫了眼怎么看也足够大的洞穴,最后再次看向周泽楷,后者已经被雨淋了透湿,此刻一副不小心做错了事的模样站在那,滴滴答答淌着水,看上去特别可怜。


终于黄少天没好气地朝洞穴另一边偏了偏头:“去那边。”他停了停,按在剑柄的手不自觉用了些力,补上一句,“别靠过来。雨一停你就走。”


 


 


周泽楷尽量轻地挪动到洞穴的另一头,靠着石壁坐下来。那边黄少天靠着石壁闭上眼睛把头偏向一边,已经不再理他了,但是那只手始终紧紧按在剑柄上。


周泽楷其实有些无措。他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,压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这个在联盟中号称除了治疗无所不能的枪王,在日常生活中许多方面其实完全是个小白。


他只好就那么傻愣愣地看着黄少天。


 


 


黄少天闭着眼睛靠着石壁,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,但还是越来越控制不住从喉咙里滚出一两声低吟,空气里柑橘的香气越来越浓郁,他开始后悔放周泽楷进来了。


等黄少天意识到不对劲睁开眼睛扭头去看时,空气里已经不知安静了多久。


“卧槽你什么情况?!”黄少天当场就了喊出来。


好吧,他光问了周泽楷是不是Alpha,就没再问一句,因为他也从来没想过周泽楷居然也是个Omega啊?


而且,就算自己不知道,周泽楷自己总该知道自己是个Omega吧?一个Omega遇见另一个发情的Omega,该回避或是该做准备的,难道他还能不知道吗?


事实就是周泽楷确实不知道。


所以他被黄少天的气息传染,跟着进入发情期了。


 


 


周泽楷当时身体已经软了,被黄少天那一喊又回过神来,挣着站起来就想往外冲。黄少天被他这举动吓了一跳,连忙伸手把他拽回来:“喂喂喂你干嘛?”


周泽楷接下来的反应又把黄少天给吓了吓。他被黄少天随手那么一拽,居然直接就倒了。黄少天当时也就随便一伸手,人还没站起来,周泽楷这一摔整个一头扎他怀里了。


两个人现在身体都敏感得很,肢体间猛然地冲撞接触让两个人都跟着猛地颤了颤。


没可能啊?黄少天看着软在自己怀里身上的周泽楷莫名其妙地想。发情期虽然来势汹汹,总还是有个过程。他自己都进入发情期好一会了,还是能控制住自己,周泽楷才被他勾起来,怎么会这么快就这么进入状态?


他缓了缓,把周泽楷的脑袋扳过来。这一看他人又不好了,周泽楷那张俊逸的脸上水汽未干,眼睛湿漉漉地、带着明显的慌乱看向他,压抑的喘息的声音跟小声的啜泣一样。


“你……”黄少天半天没找着词,“你该不会是……第一次吧?你几岁啊周泽楷小朋友?”


周泽楷半天才哼出一个词:“药……”


“药?在哪?我靠你能不能先起来?”


周泽楷应该是真的想挣起来,努力动着一手按在黄少天胸前,黄少天忍不住手一抖直接把他掀了出去。


好吧,这种时候也顾不上怜香惜玉了,何况周泽楷也不是需要怜香惜玉的家伙。


黄少天看着被他扔地上的周泽楷,无奈地倾身靠过去,撑着身体小心不让双方接触,低头问周泽楷:“你药在哪?”


周泽楷的手努力往下伸,黄少天低头看了看,这一身上下也没啥地方好放东西了。


“好了好了我知道了……我说你风衣搞这么多扣干嘛,关键时候麻烦了吧……”他一边解那一排酷炫但复杂的金属扣带,周泽楷又不安份地扭动了下。


黄少天现在也是努力压抑着情欲,周泽楷一点点轻微的动作和声音都让他无比难受。


“好了好了你忍一下行不行,别乱哼哼……”


空气里一时没了声音,黄少天抬起头,看见周泽楷咬牙睁着双眼睛看他,又忍不住在内心刷了句卧槽,伸出手去拍周泽楷的脸:“我叫你忍着,不是叫你不呼吸……好了好了你自然点行吗?”


这特么比教小卢剑术还累!


黄少天终于把那件湿透的风衣解开,低下头去翻他衣服的内口袋。周泽楷风衣下面只有一件薄衬衫,同样湿透了贴在皮肤上,他感觉到黄少天温热的气息有节奏地拂过自己的小腹,一阵好像触电一般的酥麻感一下在他全身扩散开来。


黄少天总算是把药翻出来了。


“好了好了……”他说着,忽然想到了什么似得,皱起眉停在那。


周泽楷不知道他为什么停下来,伸手想去拿药,黄少天手又抽高了点,低眼看向周泽楷:“你该不会一直都是这么吃药过来的吧?你不知道吃多了不好吗?”


看周泽楷表情他也知道答案了。


周泽楷不知道黄少天想问什么。他现在浑身燥热,脑子混乱得不行,注意力全都在黄少天的手上,急切地伸手想去抢那个小瓶子,黄少天忽然一扬手,把那小瓶子扔了出去。


周泽楷的视线跟着那白点划过的弧线,立刻就想翻身起来去捡,黄少天一膝盖抵在他胸口把他按了回去。


周泽楷挣了两下没挣开,目光终于转回来愣愣地看向压在他身上的黄少天。


这家伙搞不好连一次完整的发情期都没经历过,就没个人告诉他这样一直用药压抑会出问题的吗?


黄少天想着,握住周泽楷那只停在半空中的手慢慢俯身下去。


“算你走运啦,前辈教一下你吧。”



评论
热度(205)

© 流来 | Powered by LOFTER